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

有关我在群里玩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有病脑洞

ssr-雷狮酱

一技能:锤子我们走(不耗费鬼火)
唤出雷神之锤,对敌方任意三个对象造成80%的攻击,有10%几率对其中一个对象造成电击buff,持续三回合,每回合扣除5%的血量

二技能:幻想之船(3鬼火)
雷狮酱的情绪开始波动,为了催眠自己开始幻想,由于力量溢出于是出现海盗船环境,对敌方全体造成汪洋大海效果,每回合减免5%攻击和3%防御,效果每回合可叠加,最多叠加三回合,此技能持续三回合,在技能期间雷狮酱得到鼓励和支持,所有攻击增加10%,防御增加5%

三技能:这个世界都是假的!
雷狮酱发现自己并没有船,愤怒失望,怒气高涨之下使用雷神之锤疯狂锤击敌方全体,对敌方全体造成150%攻击,持续三次,敌方全体有几率获得十万伏特buff,持续五回合,每回合减掉当前10%血量,攻击完毕自动释放船之幻境促使自己冷静,暗示自己仍然是海盗,并对我方全体释放一个保护罩以示自己威严,抵挡一回合所有攻击。

好了今天晚上要开始久违的更新了_(┐「ε:)_
估计根本没人记得我了

不过本来就是记不住的

好穷哦踏云社的专辑为什么今天早上开售啊qwq
完全是碎碎念了吧。。。。
( ‘-ωก̀ )算了就这样吧
马上要去补习了心好苦

我要开坑嘿嘿嘿坑多不怕

暴力狂外在可爱呆毛本体妹妹   施蘅
傲娇死宅但是武力值贼高前不良少年GG   施展
啊啊啊啊啊超可爱的一对兄妹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刀剑乱舞同人 妖与刀

刀剑乱舞同人    妖与刀7
碎碎念:
本篇无cp,顶多有暧昧,刀刀之间亲情向。
婶不算真·坏人,对刀们来说。
婶背景很深,后期会放开了耍,现在还是先把本丸整顿好吧(:3_ヽ)_
刀们在婶眼里就是一群年龄没多大还成天瞎几把乱搞事的小兔崽子。。。。。
后期反转可能有
ooc遍地走,大纲有个大概,然而我的垃圾文笔说多了也是泪(இωஇ )
各位客官将就着看吧(:3_ヽ)_
以上






林芷陌诧异的挑起眉头,像那人的方向望过去,张狂的笑出声,而此举惹得那男子更为火大,提起刀就冲了过来。

林芷陌歪了歪头,在刀锋离她只有几寸之时,闪电般出手,抓住刀刃。可是那看似白皙柔软的手却连一点擦伤都没有,而她脸上,笑容却变得诡异起来。

察觉到情况不对,男子试图抽回自己的本体刀,可是,刀却丝毫未动。男子心中的怒火开始渐渐化为焦急,林芷陌看着他,呵呵一笑,然后摆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仿佛是自家晚辈又调皮捣蛋了一般,她看着男子的眼睛,说:“你们这是要干嘛啊。。。。嗯?天天到处搞事,还搞到我头上来,活腻了吗?”眼中凛冽的杀气与外表可爱温软的笑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竟是比战场上那些面目可憎的溯行军还要让人感到危险,然后下一秒,她就将手中的刀从男子手上抢走,收进自己的空间手镯。

被空间之力所扰,男子失去了和本体刀的联系,身体一下子变得虚弱,灵力根源被隔断,他身上的灵力正在一点点耗尽,很快,就会连人形都保持不住。

少女看着他苍白的脸色,不屑的伸出脚,向他的腹部猛然踹去!
“咳——”那看似纤弱的细瘦的腿,爆发出的力量竟是让他直接跪倒在地,捂住腹部,大口大口的咳着鲜血。那些鲜血粘稠滑腻,顺着男子不断抖动的嘴唇吧嗒吧嗒的落在枯黄的草地上,两种颜色强烈的对比如此刺目,而林芷陌却再次笑出了声。

她撑着身子站起来,一边笑着,一边抬起脚再次踩下去,只不过这次被袭击的对象,是男子被漆黑西装与残破护甲包裹的背。

咔啦一声,男子跪在地上,更多的鲜血从口中涌出,此时的他面色苍白如纸,与先前杀气冲天的凶悍模样判若两人,啊不对,两刀。

一期侍立在一旁,从一开始男子冲过来时,他就被林芷陌用灵力包裹着送到不远处,此时看着自己的昔日同僚这般凄惨,他不忍的别过头去,却在下一秒被林芷陌操控着灵力将他的脸强行掰了过来。

林芷陌慢条斯理的从口袋中摸出一根棒棒糖,拆开包装纸放到嘴里,而包装纸则在她手中变成了灰,慢慢悠悠的叼着棒棒糖拍干净手上的余灰,感受了一下嘴里蔓延开的果香与甜味,林芷陌感觉自己一路上被小崽子们算计的坏心情稍稍好上了一些,这才低下头,盯着男子正微微颤抖的身体开了口“我嗦,李蛮介样纸天天宽计,不累咩?”嘴中的糖有些阻碍她清晰的吐字,林芷陌干脆咬住棒棒糖,将其碎尸,然后把糖在口里咔嚓咔嚓嚼着,弯下腰,用可能还带着口水的糖棍戳着男子的头。

“我说,你们天天这样不累啊?真是的,我们之间的实力差距,你们难道还不明白吗?”嘴里的糖终于嚼碎咽了个干净,林芷陌很是不开心的哼唧,她像个小孩子耍赖撒娇一样不停的抱怨着,一边抱怨一边用糖棍戳他。

当然,这种可爱的场景如果能忽略掉她正在碾着男子的脚和男子愈发抖得厉害的身体,就更完美了。

一期被灵力控制着无法转过身也无法回过头,只能看着她对男子施以暴行,他徒劳的张张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所有话语像被堵在喉咙,连字音都吐不出。

林芷陌快速的瞟了一眼挣扎的一期,眸子里闪过一丝满意,看来很快她就可以过上安稳的生活了,到时候这些小崽子再怎么折腾,都与她无关了(。>∀<。)

小小的身影站在不远处的树上,高高的木屐完全不会影响他的动作,他灵活的穿梭在枝丫间,将自己的身形尽力隐蔽在已经枯萎的树干后面,不时偷偷探出头观察仓库那边的动静。

轻轻拨开有些影响视线的灰色刘海,有着同样是猩红眼眸的孩童谨慎的看着,那个好像是他们新一任审神者的女孩折磨着男子,同时让一期被迫看着这些行为。

啊呀啊呀,跟前几位大人一样呢,也不过是个愚蠢的自以为能够掌控我们的审神者殿下呢,今剑的眼睛微微眯起,看来可以告诉三日月了,是时候开始咱们的计划了。

这次一定可以成功的,仿佛想到了未来的美好情景,稚嫩的脸上出现了梦幻又痴迷的笑容。


垃圾的碎碎念:
啊啊啊啊啊啊三条家搞事预备
感觉果然还是要写暗线啊不然完全是懵逼的

黑化的今剑小天使真可爱哼唧

刀剑乱舞同人 妖与刀

刀剑乱舞同人   妖与刀6

碎碎念:
智障了突然想起来把自己的话放在前面才方便一些。
首先这篇文没有刀婶向,其次婶不算好人,但是有良心有操守有底线(仅限对熟人),这篇文我不会坑但是也不会勤奋更新,因为我的脑洞死的快而且……懒:-D
这里的话因为完全是脑洞产物所以不会去很认真的查资料来参考着写,因此ooc满天飞,文笔已死有事烧纸,至于逻辑和大纲?hhhhh那都是不存在的。。。

以上,接受的话请往下↓

“啊?你说什么?”在苏的飞起的展开过后,一期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而林芷陌惊讶的睁大了眼。

原来,在经历了三任审神者之后,刀剑们的心已经完全冷了,可他们不能不为重伤的同伴着想,于是他们将鹤丸国永搬到了仓库里,用那里仅剩的一点灵气勉强续命。

“为什么你不早告诉我这件事啊,”林芷陌责怪的看了一期一眼,见青年眼里的光又有暗下去的趋势,连忙别别扭扭的开口“好啦,你那么玻璃心干嘛 ,要不要那么脆弱啊真是的,我没有真的要怎么怪你的意思,真是。。。。啊啊啊反正你快点带路!带我去仓库!”

眼见着少女越说越不像样,最后干脆抓狂的样子,一期轻笑一声,声音里饱含包容:“是是是,来,主上请这边走。”说着就越过少女朝另一个方向走去,也不管少女在后面大声的叫嚷。

啊呀,主上可真是个不会掩藏心思的好孩子啊,不过这样也好,一期快步走着,脸上的笑意越发深沉。

若是她有什么异动,也能尽早发现,到时候也方便些,弑主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

希望我的忠诚没有给错人,水色头发的青年抿了抿唇,继续朝前行进。

再看看少女这边,她正气鼓鼓的跟在后面,一边大步流星的跟上,一边还不停故意大声说着埋怨的话语。

真是意外的耿直啊

一期凝神,细听后面传来的动静,片刻后又笑了出来。
啊啊,今天笑的次数真是多,这位主上太有趣了,看来得收敛一点啊,不然被人看见这么失态的自己可不太好。

由于走的很快,只是片刻功夫,仓库那陈旧的门就出现在眼前。
然后一期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那个小身影快速接近这里。

再然后他看见他耿直的有趣的主上,耿直的急刹住脚步。

接着耿直的蹲下,捂住腹部开始拼命地干呕起来。

一期:…………

“主上您怎么了”一期发现事情不对,赶紧走到林芷陌身旁,弯下腰想要扶她站起来“您这样子会更不舒服,还是先站起来再说好吗?”

可少女被扶起来之后,却只是苍白着脸,半倚在一期怀里,努力的捂着嘴不让自己继续干呕。

一期十分紧张而且担心她,正想开口询问,就听见她的指缝间模模糊糊露出几个字:“我。。。远离。。。。不在这。。。旁边。。。。休息。。。。”

大概的理解了少女要表达的意思,一期连忙搀着她离开仓库门口,在一旁的部屋门廊上随意坐下。

一离开仓库附近,少女就好了许多,只是大口大口喘着气,时不时从额边滑下一滴冷汗 ,看上去虚弱异常。

一期看着整个人都瘫软无力的少女,内心有些酸涩,还是很心疼啊。。。。。

却没想到林芷陌先开了口“那里面……有什么,又发生过什么……吗?”为什么这么“脏”,念和气,皆是如此。

“并没有啊……”一期被说的一愣,就算是本丸在最为黑暗的那段时期,这附近都没有发生过什么很混乱的事件,毕竟这里可是仓库,出阵远征以及任务所得的资源和小判甲州金等一系列物资,都是存放在这里的,谁会没脑子到在仓库里打架搞事,就算是鹤丸殿也不会如此,除非丫吃饱了撑的想被所有刀拿着本体怼。

“那就奇怪了……不应该啊……唔……有趣。”少女扶着脑袋,刚刚干呕到晕眩,她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但是摸爬滚打多年的直觉告诉她,这个仓库,和这个仓库里的那位鹤丸国永殿下,都非常的,有问题。

一期站在一旁,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正想询问少女他是否需要做点什么时,远处,有一个高大的身影提着还在滴血的刀,阴沉着脸,朝他们这边,缓缓靠近。


【咸鱼我终于更新啦!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想不想我我知道你们肯定不想(失落)】

那个。。。。。总之就是这样了,最近忙,还要期末,估计一两个星期之内是不会有更新这种东西了(இωஇ )

但是之后一定会有的!相信我!这个文绝不会坑!我的每一篇文都不会坑!

emmmmm至于那个很迷的结尾我也没办法啊但是剧情就是这样顺便说一句我终于理出了大纲【雾】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到时候可能下一次会写什么我只能二选一啊,一个是暗线,就是到目前这章为止,另一边发生的事情,或者是下一章更新,暗线的话你们可能会明白我大概要写的?【话废你走】总之就是这样了(இωஇ )蟹蟹你们还能看,希望你们看完能点红心蓝手,简直是我最大的动力呜呜呜【染鹤式假哭】





啊啊啊超可爱蟹蟹布丁我要开你的车以表谢意:-D

bu_ding:

目前为止的爱丽丝系列www
才画了这么少|・ω・`)
特别丢人|・ω・`)
@Silaqui  @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  @沈壬棠Miao  @弱水  @大丹若措→不分了!结婚!   @啾然
感谢所有的婶婶(比心)

吾名泠墨,亦名龙筠
吾此生,嬉笑怒骂,喜怒哀乐,恍然已过千万年矣
唯有三憾事,令我徘徊凡世,流连执着而不肯放,不愿放
一是望故乡沦为焦土
二是看至亲化为枯骨
三是与吾爱形同陌路
但吾亦有乐,乐天下太平,乐人民富足,乐文人清廉,乐武将英勇。
然其种种,今皆虚妄
当下狼烟四起,战火滔天,哀鸿遍野,为屠尽天下恶业,为斩尽无端冤孽,吾愿以此身,领救济苍生之命。
天道亦愿助我,即日起
吾为规则之主
吾掌时空之门
吾驭自然之力
吾率万物之灵
吾司生死之间
吾制光暗之衡
为负其重,为尽其责,吾将斩去留于凡世之爱欲,舍弃存于心中之羁绊,脱出凡胎,淬炼神魂肉身,临众生之巅,使分身下凡,救苍生,了恶业,平天下,定乾坤。

吾将降于世,而世人不知。

还有好多想讲的人设(:3_ヽ)_

自家大女儿人设
姓名:林芷陌(泠墨)

身高:净身高170

龙角长度14cm    但算进身高只有10cm

战斗系高跟鞋5cm


性别:女(可用法宝暂时变换,有副作用)

种族:龙族与鲛人的混血
(但是她可以拥有其他种族血脉的能力和特征,暂且不详述)

身份:多了去了

外貌:有三种体态,一般以少女模样出现,左眼下方有朱红的月牙状标记,封印着大部分力量,眼珠是猩红色,嘴唇是天生殷红,眉毛睫毛为暗红近黑色,头发一般是墨黑色,妖化时是绯红,长相十分精致艳丽,而且看上去纯良无害不谙世事。

性格:战斗狂,喜欢以武力解决问题,但是心机很深,属于白切黑切黑的那种,可以一边对你笑的灿若暖阳一边毫不犹豫的将刀插入你的心脏,很护短很记仇,一旦决定做某件事就会拼尽全力做到最好,哪怕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

很喜欢小孩子,会随身带糖和玩具,也因此被小孩模样的敌人算计了不少次,可还是不长记性,下次依然会对小孩子毫无防备。

脾气比较直来直往,一般不想跟你耍花枪,除非她要算计死你。



喜恶:喜欢甜食,随身带的糖自己有时候也会吃,但不讨厌苦味,除了黑暗料理的味道实在无法忍受,其他的都可以尝试。

更喜欢冷兵器,虽然没有她不会用的武器,但是还是比较喜欢冷兵器,只是为了适应环境和方便,平时一般会随身带热武器。

讨厌对自己有所觊觎的各种人,不论抱着怎样的目的,除非你能让她对你满意,否则不会有好脸色。

擅长:没有不会的,除了生孩子,硬要说擅长的话,软鞭和刀从小练习,其次是剑和匕首。
至于法术方面,天生是火龙,但鲛人是水属性,在正片里可以控制自然和时空,现在也是一样,但最擅长的还是水和火。




这里是私设时间:
1.有过很黑暗的经历,所以看到相类似的场面就会触景生情。

2.名字的话,两个都可以叫,都算真名,这里涉及到我在自己正片的世界观,暂且不做过多赘述。

3.那个性别,嗯。。。。之后应该会写番外大概的讲一下原因,嗯,应该(:3_ヽ)_

4.刀男的这篇,时间大概在正片完结不久之后,算是陌陌退隐了之后的养老管闲事的生活(:3_ヽ)_

5.陌陌其实是个死傲娇(*´∀`*)【被扇飞】

好要去军训了
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拖更了bushi
啊我的黑皮即将变得更黑
而所谓的防晒却并没有任何卵用

该死的军训
看来还是需要跟教官打好关系
才是最佳的生存之道
´_>`我的大阪城
再见了
博多后藤
再见了

好想摸鱼啊

一个小段子
突然在想,那些稀有的刀剑,不是需要阿官实装之后才会出现在我们的刀帐(空位)中吗?每次阿官在放出新刀第一次限锻或活动的时候,还会特意放个实装公告,就在想,也许,阿官会不会是专门找那些拥有稳定的强大灵力或者能够穿越时空并且不会迷失的审神们悄咪咪的布置刀剑实装的任务,叫他们去找,之后把本体带回来上交政府,这时候有两种选择,一是自己在经过刀剑男士(就是带回来的新刀)允许后,从他那带走一份联系最强最紧密的灵力分身,会比一般的分身更强大,二是若新刀与实装员合不来,政府部门会在一段时间后将一个分身(就是普通的)亲自送上门,只是不会像前者那样更强就是了。但是前者要达成的条件很难,毕竟每把新刀都有属于自己的傲气,实装员很难正好碰到彼此看的很顺眼的,嗯,就想以此写个小段子,不晓得会不会发展成系列啥的,心累,还有一篇文我还没进入正式剧情,我。。。。。。
(内心复杂.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