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

刀剑乱舞同人 妖与刀

刀剑乱舞同人   妖与刀6

碎碎念:
智障了突然想起来把自己的话放在前面才方便一些。
首先这篇文没有刀婶向,其次婶不算好人,但是有良心有操守有底线(仅限对熟人),这篇文我不会坑但是也不会勤奋更新,因为我的脑洞死的快而且……懒:-D
这里的话因为完全是脑洞产物所以不会去很认真的查资料来参考着写,因此ooc满天飞,文笔已死有事烧纸,至于逻辑和大纲?hhhhh那都是不存在的。。。

以上,接受的话请往下↓

“啊?你说什么?”在苏的飞起的展开过后,一期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而林芷陌惊讶的睁大了眼。

原来,在经历了三任审神者之后,刀剑们的心已经完全冷了,可他们不能不为重伤的同伴着想,于是他们将鹤丸国永搬到了仓库里,用那里仅剩的一点灵气勉强续命。

“为什么你不早告诉我这件事啊,”林芷陌责怪的看了一期一眼,见青年眼里的光又有暗下去的趋势,连忙别别扭扭的开口“好啦,你那么玻璃心干嘛 ,要不要那么脆弱啊真是的,我没有真的要怎么怪你的意思,真是。。。。啊啊啊反正你快点带路!带我去仓库!”

眼见着少女越说越不像样,最后干脆抓狂的样子,一期轻笑一声,声音里饱含包容:“是是是,来,主上请这边走。”说着就越过少女朝另一个方向走去,也不管少女在后面大声的叫嚷。

啊呀,主上可真是个不会掩藏心思的好孩子啊,不过这样也好,一期快步走着,脸上的笑意越发深沉。

若是她有什么异动,也能尽早发现,到时候也方便些,弑主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

希望我的忠诚没有给错人,水色头发的青年抿了抿唇,继续朝前行进。

再看看少女这边,她正气鼓鼓的跟在后面,一边大步流星的跟上,一边还不停故意大声说着埋怨的话语。

真是意外的耿直啊

一期凝神,细听后面传来的动静,片刻后又笑了出来。
啊啊,今天笑的次数真是多,这位主上太有趣了,看来得收敛一点啊,不然被人看见这么失态的自己可不太好。

由于走的很快,只是片刻功夫,仓库那陈旧的门就出现在眼前。
然后一期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那个小身影快速接近这里。

再然后他看见他耿直的有趣的主上,耿直的急刹住脚步。

接着耿直的蹲下,捂住腹部开始拼命地干呕起来。

一期:…………

“主上您怎么了”一期发现事情不对,赶紧走到林芷陌身旁,弯下腰想要扶她站起来“您这样子会更不舒服,还是先站起来再说好吗?”

可少女被扶起来之后,却只是苍白着脸,半倚在一期怀里,努力的捂着嘴不让自己继续干呕。

一期十分紧张而且担心她,正想开口询问,就听见她的指缝间模模糊糊露出几个字:“我。。。远离。。。。不在这。。。旁边。。。。休息。。。。”

大概的理解了少女要表达的意思,一期连忙搀着她离开仓库门口,在一旁的部屋门廊上随意坐下。

一离开仓库附近,少女就好了许多,只是大口大口喘着气,时不时从额边滑下一滴冷汗 ,看上去虚弱异常。

一期看着整个人都瘫软无力的少女,内心有些酸涩,还是很心疼啊。。。。。

却没想到林芷陌先开了口“那里面……有什么,又发生过什么……吗?”为什么这么“脏”,念和气,皆是如此。

“并没有啊……”一期被说的一愣,就算是本丸在最为黑暗的那段时期,这附近都没有发生过什么很混乱的事件,毕竟这里可是仓库,出阵远征以及任务所得的资源和小判甲州金等一系列物资,都是存放在这里的,谁会没脑子到在仓库里打架搞事,就算是鹤丸殿也不会如此,除非丫吃饱了撑的想被所有刀拿着本体怼。

“那就奇怪了……不应该啊……唔……有趣。”少女扶着脑袋,刚刚干呕到晕眩,她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但是摸爬滚打多年的直觉告诉她,这个仓库,和这个仓库里的那位鹤丸国永殿下,都非常的,有问题。

一期站在一旁,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正想询问少女他是否需要做点什么时,远处,有一个高大的身影提着还在滴血的刀,阴沉着脸,朝他们这边,缓缓靠近。


【咸鱼我终于更新啦!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想不想我我知道你们肯定不想(失落)】

那个。。。。。总之就是这样了,最近忙,还要期末,估计一两个星期之内是不会有更新这种东西了(இωஇ )

但是之后一定会有的!相信我!这个文绝不会坑!我的每一篇文都不会坑!

emmmmm至于那个很迷的结尾我也没办法啊但是剧情就是这样顺便说一句我终于理出了大纲【雾】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到时候可能下一次会写什么我只能二选一啊,一个是暗线,就是到目前这章为止,另一边发生的事情,或者是下一章更新,暗线的话你们可能会明白我大概要写的?【话废你走】总之就是这样了(இωஇ )蟹蟹你们还能看,希望你们看完能点红心蓝手,简直是我最大的动力呜呜呜【染鹤式假哭】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