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

刀剑乱舞同人 妖与刀

刀剑乱舞同人   妖与刀3
三     就是你们这些小家伙在暗中观察吗
“那么,为了方便称呼,长谷部君,接下来就请多多指教啦。”林芷陌点点头,接着就仿佛被抽走了骨头一般瘫软着倚在楼梯口。

【喂从出手到现在你都不打算换个位置吗】

“是,请问我应该称呼您为……”长谷部的眉微微蹙起,“就叫我小姐吧,我的随侍们都是这么称呼我的。”少女无所谓的开口说道。

“好,那么小姐,请您先从地上起来好吗,楼梯口虽然我每天都有打扫,但还是很脏的,请您移步到内间稍作休息,稍后便为您奉上茶水。”纠结的称呼问题解决之后,长谷部就瞬间进入了废婶制造机模式,该说真不愧是长谷部嘛,就算在悲伤之中,效率也依旧很高。

“嗯……茶什么的就不需要啦,我还没那么娇贵,直接带我去和室,在那里跟我把前任干的事和现今刀男们的状况都讲一下,哦对了还有你和你哪位恋人的事也别忘了。”林芷陌抬了抬眼,手一撑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就准备跟在长谷部身后。

见状,长谷部倒是有几分惊讶,他本以为面前这位面容精致艳丽的小姑娘可能还需要时间来理清头绪,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快进入状态。
用鹤丸的话来说,还真是吓到我了呢。长谷部淡色的唇弯出一个浅浅的弧度,却在下一秒染上一抹自嘲。那位鹤丸殿,真的是万分想念啊,毕竟是他,当年带我们逃出那地狱的啊。

“是,那么请您跟我来”思绪翻飞间男人便已整理好心情,他侧开身,做出一个请的动作,微微弯腰。显得无比恭敬虔诚。

这个小家伙还是蛮不错的啊,到时候考虑放他一马吧。林芷陌挑挑眉,在他的带领下向和室走去,心里默默给长谷部添上一笔好感,能干的人都应该得到更好的待遇。

拉开纸门,林芷陌先窜了进去,一撩衣摆就大大咧咧的坐下“先说说本丸和我亲爱的同僚吧,让我来想想怎么给他一个教训。哼哼……”说话间,她的发尾又开始变得绯红,而她的眼眸,则变成了竖状的兽瞳 ,猩红的仿佛要渗出血来,整个人通身上下无比诡异,与之前那个闲散的躺在角落的少女丝毫没有相似之处,妖冶的让人不敢直视。

就像一柄出了鞘的刀一样呢,长谷部这么想着。虽然很惊讶她的变化但还是把门拉好,站在她旁边清清嗓子,开始说正事。

原来这个本丸并不是只有一位前任。

这个本丸,一共经历了三位审神者的就任。
第一任,是一位从前线退役下来的军人,是一位中年的有着肃穆面容的男人。
那个时候,他们这些刀剑男士的内心还是像白纸一般,纯净而且全心的信任着这个男人,尽心侍奉着他。
但很快他们就知道了不是全心全意的依赖和亲近都能换来好结果的。

那个男人被派下来做审神者的原因是因为他在战场上承受了莫大变故,患上了战后心理综合征,重伤了战友,但却因为家里人极力保他,于是下放到这里养着。

战后心里综合征,这意味着那个男人喜怒无常,有很严重的暴力倾向,经常对着刀剑男士们施以拳脚。短刀们因为灵力较弱,所以身体故而比太刀打刀们脆弱些,但却因此受到更多打骂。

用那个男人的话说,既然是废物,有什么资格活着,有什么资格做人,就应该去死。

于是当时碎了很多短刀,许多都是栗田口家的,只是当时一期还没来,无人能为他们申诉,他们只能在夜里默默的互相抱团安慰,而他们这些打刀太刀,自身难保,爱莫能助。

因为他们也苦啊,那个男人将手合场变成了角斗场一般的存在,他总是让相同刀派或侍奉过相同主人的刀互相死斗,直到有一方在他面前无力倒下。

当时每天耳边都是呜咽和哀嚎,眼前弥漫的全是鲜血和同伴们本体支离破碎的光。

后来那个男人兴许是做的太过火了,终于被发现他的近侍刀状况危急。于是在审神者会议上被附近同一辖区的审神者联名上书对刀剑男士的种种恶行,这下子他的家人也无从辩解,连带着之前的罪名一起,上了刑场。

“那……第一代的那些刀们都怎样了?”少女平淡的开口,像是在询问,但更多是自言自语。可长谷部却看到了少女眼中闪烁的杀意,还有一种悲伤。

一种看到了同类的悲伤。

为什么你会悲伤呢?长谷部很想这么问,但沉默片刻,还是决定咽下这个问题,继续讲他们的黑暗过往。

后来,政府又派了一位审神者,这次的审神者也是位男性,但他却相貌清秀,看上去斯文俊逸。
当时他一开始对他们很好,又温柔又细致,常常陪着短刀们嬉戏,也很认真的处理公务,对打刀太刀们的敌意也一笑了之,并不畏惧。

本来一切都应该就这么好了的。

但是,可能是刀剑男士们开始渐渐宠着他了,他开始变得无理取闹,蛮横,而且居然……开始对那些长相精致帅气的刀们下手。

他的内心开始腐烂,并且残害了不少刀,只是因为他的皮囊一直是善良温和的,因此他们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发现。

“其实我也差点遭了毒手,那个时候,是鹤丸殿拦住了我。”长谷部垂下眸,眼中的藤紫色似乎也因此黯淡,“是他,自告奋勇说要去执行主上的寝当番,然后,在那一夜,他动了手……”

“然后呢,你口中的鹤丸殿,他怎么了?”少女只是听着长谷部平淡的叙述,怒气都已经要从心中呼啸而出,她强忍着怒意,尽量让自己冷淡的开口“他还活着吗?”

“还在……但是已经濒临碎刀了。”长谷部艰难的开口,正准备继续说下去,但眼里却泛起绝望。

濒临碎刀……想必这位是不会再施以援手的,能为他们的境遇悲伤,不像其他人一样冷漠,他已经很感激了,怎么能……

看着眼前整个都笼罩了灰暗气息的刀男,林芷陌的眼睛微微眯起,她站起来,抬手拍了拍他的肩,“都过去了,那些黑暗,都过去了,我会照顾好你们,以我的灵魂起誓。”

她看着长谷部,一字一句,缓慢而坚定的说,少女的声音很软很甜,即使加重了语气,依然没有什么威严。但就是这样的声音,长谷部想着,反而让他有着久违的安心啊。

只是三条家那边……算了,总会有办法,大不了,就去陪她。

察觉到眼前的男人情绪渐渐平缓。她刚刚准备开口叫他休息一会再说。却突然察觉到了一股视线。

阴冷,黏腻,充满恶意。
啧,真是恶心。

她又拍拍长谷部的肩,无声的安慰完他后,突然冲向窗边,直接用尖利的指甲抓碎了纸窗,一把把窗外蜷缩的瘦小身影提溜了进来。

那是一个扎着双角冲天辫,有着蓝色头发的孩子,身上裹着破旧的衣衫和袈裟,他眼神凶狠,被抓进来也丝毫没有畏惧或慌张,只是嘴里一直喃喃着“杀了你……不许动宗三哥哥……鹤丸殿……报仇……”

“啊啊啊,怎么是个小孩子?这就难办了。”在察觉对方只是个小男孩后,林芷陌的内心突然就复杂了起来,尤其是在听他说保护哥哥之后,那心里头就更纠结了。

到时候还是不要动短刀,太心疼他们了,一群可怜孩子。她心里想着,随处一瞟,却从纸窗缝隙里看到了一抹水色。

好像是个身着华丽军装的青年。年龄……也就那样,啧,现在的小家伙们都那么自以为是吗?不是我说,老娘真是不好跟他们计较。

暗自撇撇嘴,少女反身对长谷部匆匆喊了句别来管我,就又提着蓝发男孩的衣领跳出窗外,几次提气轻跃,直接跳到那个青年面前。

把男孩放下,林芷陌瞧了他一眼,见他只是低着头念念有词,便微微放下心,叉着腰,对眼前一脸愣怔的军装青年昂着头,略带不屑的说:“小辈,就是你们在暗中监视我吗?”

第三章也咸鱼完了,仿佛看见了天堂233
感觉剧情已经像脱肛的草泥马一样奔跑在脑洞上好气哦总是抓不住。
目前可公开情报:
刀男们最少分为两派,但两派对陌陌态度都不会友好。
陌陌之后要发飙了,她忍了这群监视她的小辈很久了。
陌陌的性格不是很好,而且她不算好人,但她该有的底线和操守都会有,会这么恶劣是因为以前的经历。
以上。
下面来讲讲咸鱼我。
写文玄学大法好,我只想出个sada(●─●)
剧情和大纲对我来说是不存在的hhhh
这文估计不会有刀婶的,想看乙女可以离开了。
顶破天会有一点暧昧。
以上。更新不定,放飞自我,但是不会坑。
来自一个不会说话不会卖萌的蠢咸鱼。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