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

刀剑乱舞同人 妖与刀

刀剑乱舞同人   妖与刀5
碎碎念:
智障了突然想起来把自己的话放在前面才方便一些。

首先这篇文没有刀婶向,其次婶不算好人,但是有良心有操守有底线(仅限对熟人),这篇文我不会坑但是也不会勤奋更新,因为我的脑洞死的快而且……懒:-D

这里的话因为完全是脑洞产物所以不会去很认真的查资料来参考着写,因此ooc满天飞,文笔已死有事烧纸,至于逻辑和大纲?

hhhhh那都是不存在的。。。


以上,接受的话请往下↓

“哈唔~好困,不行啊,想睡觉了……”本丸面积不算小,走了十几分钟才堪堪转回到她一开始见到的那个带着池塘的小院子,双目所及之处尽是一片荒芜,一路上除了无聊还是无聊,再加上这里弥漫着怨气,很快林芷陌就感觉有些困了。

她伸了个懒腰,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心里开始想念政府给的式神狐狸,嗯……回想起那毛茸茸的触感,她不禁遗憾的眯了眯眼。

要是它还在就好了,枕起来一定很舒服啊,那样子就地睡一觉也不是不行……

少女越走越慢,眼神也开始放空,一副魂游天外的样子。

一期一振发觉少女离得越来越远,还以为她嫌弃这里的环境不敢靠近,于是回头,正准备摆出温和的样子来劝少女高抬一下她的贵足时,处于一个不远也不近的位置上的少女正在喃喃着什么。

一期想努力的去听,可是以他太刀的侦查,呵:-)

一期慢慢的靠近,同时努力地竖起耳朵去听少女究竟在说些什么。

然后他就听到那一脸沉思(其实是放空思维)的少女嘴里念叨的几个词。

“睡觉……唔……舒服……找地方……人选……”

一期瞬间炸毛,手按在了不久前捡回来的本体上,随时准备出鞘。

看来不得不防啊,他想,虽然少女实力强大,对上她,他很可能殒命,但是她现在,她现在在想的……是那般下流的事啊。绝对,绝对不能让她碰到弟弟们。

一期·脑补帝·弟控·炸毛·一振在心底记着笔记。

一定要把少女死死防住,必要的时候……就对她下手吧,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暗堕的气息……已经坚持不住了……

一期一振心里胡思乱想着,一直保持着把手按在刀柄上的姿势,而林芷陌这时候终于回了神,就看到小崽子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的按着刀,而他周身正在聚集更加浓烈的恶心的黑气。

“你怎么还不走啊,还返回来找我,很关心老人家啊,哈哈哈”林芷陌笑嘻嘻的拍拍他的肩膀,打着哈哈将他的身子强行转了个向,朝着部屋的方向推。“我虽然年纪有点大,但是还没到这样的地步啦哈哈哈没必要担心我快点走吧。”

一期也从杂乱的思绪中清醒过来,面上又恢复了那副温和微笑的模样,“是,那么,请这边走,马上就到了,不要着急。”

看着他这强装镇定的表情,林芷陌心里暗暗给他做了个标记,小崽子绝对有事瞒着我,而且我敢拿自己一年份的肉打赌,绝对不是好事。

看来有待观察,她内心默默下了这个结论,然后应了一期一声,就赶紧跟上去。

现在是继续装无害呢?还是让他们吃点苦头?林芷陌一边想着,就一边跟着一期到了一排房间前。

房间门是紧闭的,可是门上星星点点的暗色血迹和门内源源不断的怨气死气还有恨意都昭示着这绝对不是个好地方。

嘶——真是恶心,林芷陌的眉头紧紧皱起,猩红的眸子里满是厌恶,冰冷锋锐,像块满是棱角的宝石,尖刻而凉薄,美丽无情。

一期回头,看见了林芷陌的表情后,更是对她打了个负分。

果然,就像第二位一样,满脑子只有淫欲,根本不会做一个合格的审神者,还真是劣等啊,但他的脸上仍然是礼貌的微笑,柔声说到“这里就是手入室,平常刀剑男士们受伤了都会在这里进行修复和对本体的保养。”

“嗯,进去吧。”简短的话语明显透露出她不甚愉快的心情,随即双手插入口袋,皱着眉上前拉开了门。

如同地狱一般的景象。

四处散落的刑具和一些明显是不良用途的所谓{玩具},还有房间里的一张床。

啊……根本不能被称作床了吧,那就是行刑台啊,上面干涸已久的液体,和那些粗鲁的,各种刑具留下的痕迹,以及大块大块的血迹————

“这就是你们的手入室?”林芷陌看到这些以后,突然就不奇怪为什么会有这么浓烈的怨气死气了。

这排房间,有多少条性命被折磨玩弄后死在此处,这里完全就是人间地狱吧。

在心里默默发誓,一定要为他们讨回公道,一定要保护他们后,她转过身,看着笑容明显僵硬的一期,冷冷的开口“来过来一下。”

“您有什么事吗?”一期之前是跟在少女身后的,所以现在正在门口等候,听到这句话后,他的瞳孔明显缩了一下,可是还是应下要求,站到她身边。

“来,帮我把这些东西都搬到空地上去,嗯就在那里吧,那个池塘旁边。”少女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将那些东西抱起来向外走,“我看见你的表情了,没必要笑得那么勉强,走吧,动作快点,来让你开心一下。”

“啊……是。”一期沉默了一下,最终抱着那些给他们带来过噩梦的物件,快步跟上她。

池塘离手入室并不远,几步路而已,林芷陌随便寻了个位置把东西一堆,然后拍拍手站起来,招呼着一期。

“来来来,放在一起就好了,看着啊,你们可以稍微轻松一点了。”指挥着他放下那些东西,林芷陌扯着他的披风硬是把他拉到自己身后,让自己护在他身前。“听说你很怕火,还被烧过,那就躲在我后边看着吧,我是火属性,这没办法改,但是以后不用再怕火了,我会护着你的,现在,就安心的看着这些东西毁灭吧。”

说着话,那些东西突然开始燃烧,火焰不像一般的火焰一样是橙红的,而是艳丽的大红,连焰心都是红色,层层叠叠的燃烧着,在一期眼中跳动,发出热烈的光芒。

——就像一朵盛放的花一样。

一期呆呆的杵在那里,眼里黯淡的琥珀色像是被眼前大红色的火焰给点亮了一般,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干弱无力,却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浮木一样,充满着希冀,“您……真是一位体贴的人啊,您会这样子一直好好的对待我们,爱护我们吗?”

然后他听到了少女的声音,好远啊,好小啊,缥缈的像未曾出现过,可他却清晰的捕捉到了那句话,他的眼睛终于弯了起来,脸上出现了一个不是那么优雅从容,也不那么好看的真实的笑容。
“喂喂,都说了我不是人啊,……我也是武将啦,我当然会做到啦,而且我会和你们共患难同生死的,所以你们可以放心的依靠我这个长辈啦。”

少女的声音真的很软很纯良,甜甜的,和她的外貌一样,精致,秀丽,甚至可以说带着一点妖艳和魅惑,都是给人一种她是个小公主,是个不谙世事的天真孩童的感觉。

可一期觉得,他从一开始就错了啊,面前的这位老是自称是他们长辈的少女,在他身前小小一只的护着他的主君,真的是用心待他们的啊。

至少第二任一开始就算温柔细心,也不曾这样体贴过他们的感受。

他的眼里泛起雾气,金黄的琥珀一样漂亮的眸子中有着水光,终于,水光化作一滴滴清泪,滚下双颊。

他捂着脸,无声的抽泣,可少女发现身后的付丧神安静了很久,回过头才发现比她高一截的青年正捂着脸哭,还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林芷陌突然就慌了,她连忙伸手去摸摸青年柔软的水色发丝“哎哎怎么就哭了呢,你是个男子汉啊,不哭不哭,是不是那个火让你想到什么不好的了,你再忍忍啊,我们烧完这堆恶心的东西我就把火灭掉啊,没事没事的,不怕啊……”她的眼里满是心疼,啊呀这孩子之前一定对火有很不好的印象啊,但他还这么乖的站了很久啊,哎,是我考虑不周,下回一定要注意啊…………不才不会有下回呢哼`Д´

“没事的,主君,我不是怕火,我要……站在这里,看完它。”一期感受着头顶上并不柔软但却很温柔的暖意,慢慢勾起微笑,他抬起头,将林芷陌突然空掉的手轻轻抓起,放回她身侧,“我只是非常感动,而且,我也非常开心,能够见证这些罪孽的毁灭。”他的眼睛中重新恢复了神采,眸中仿佛有融化的黄金流动。“请允许我为您献上我此生的忠诚,一期一振,参上!”

他单手置于胸前,认真的单膝跪地,以一种臣服的姿势,说着虔诚的话语,可他的头颅确是高昂的,那是作为一把刀的骄傲。
身后的火还在燃烧,莹莹火光照亮了他的脸庞,也照亮了他脸上未干的泪痕,还给少女的身影镀上了一层金,在这阴暗的本丸里,天空灰蒙蒙的,少女的脸因为逆光,即使一期想努力看清,也看不分明,他只看到,少女的眼帘垂下,将那猩红的光熄灭,可她的唇角却微微翘起,勾出一个骄傲的弧度“那么,你的这份忠诚,我就收下了哦,现在,重新自我介绍一遍,我叫林芷陌,这个名字可以看做假名也可以看做真名,随你怎么看,理由之后再说,对于这个我很抱歉但是……”

“我们必须先把本丸的事情解决了不是吗?毕竟,我可是你们的审神者啊,我要负起这份责任的,不是吗?一期君,那么请多指教~”唇边的笑容越来越大,终于破了功,露出了那闪闪发亮的小虎牙,而一期也笑了,笑声爽朗,“嗯,那么,主君,请多指教。”



–––––––––––––分界线–––––––––––
差不多啦,一期的好感比较好刷,因为我给他的设定是来自b站上面语音集里弹幕的几句话(我只记得大意果咩纳塞qwq)
表面上会很优雅从容但是却会胡思乱想很多这样子?

还有一句

表面上什么都不在乎但其实没人宠就会死的那种性格

嗯!大概就是这两句,当时超级戳我,于是这篇文大概是不会有王子样的一期君了啊啊(烟)

一期的好感和忠诚get✔

接下来我在想是去找鹤球还是去找短刀还是去找三日月?             (:3_ヽ)_

啊心好累之后下下个星期还要军训三天呜呜呜我呜呜呜还不许带手机呜呜呜呜啊啊啊

(´-ι_-`)我的大阪城大概是打不穿了

博多后藤有缘再见吧.._:(´_`」 ∠):_ ...
但还好我还有信浓安慰我( ‘-ωก̀ )
让我prprpr信浓的大白腿,就三秒,真的!(被拖走)



小剧场:
林芷陌:一期?听说你说我很小一只?嗯?(和善的微笑.jpg)

一期:不并没有,只是觉得主君虽然在女性中还算高挑但在男性面前还是(急忙解释)

林芷陌:哦(冷漠)

林芷陌:来给你看看我的真身乖要记住一辈子哦~(斜眼笑)

于是随着一阵红雾飘散,一条赤龙冲天而起,盘旋于本丸上空转了一圈后长啸一声,如雷贯耳,一期捂紧自己被摧残的耳朵是不禁感叹白手套此时消音还是有效果啊bushi,就看见林芷陌又猛的俯冲下来,在极度接近地面时“蓬”的一声化为人形。

林芷陌:明白我真正的大小了吗孩子?

一期:啊。。。。是(仍然在耳鸣中)




还有一个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芷陌:听说你以为我是那种天天沉迷于淫欲的色魔是吧(抽刀)

一期:不不不主君我绝没有这个意思我当初误会您了是我不对我……(此处可配上我不是我没有不是这样的表情包食用)

林芷陌:不过我确实想睡觉也喜欢睡觉啦,字面意思~

一期:您难道…………(皱眉)

林芷陌:只是盖着被窝啥也不干纯睡觉啦~天天脑袋里都在装什么,小孩子还是纯洁一点好,至于你听到的,我确实是想找陪睡人选的说,但是只是做抱枕用途而已,哎,就你天天想法总多,脑壳疼:-(

一期:原……原来是这样啊,抱歉主君我竟然擅自揣测您的想法,是在下失职!

林芷陌:知错能改就好~好了去叫信浓来,今天寝当番就是他啦,超可爱的说~

一期:(黑线)啊是,领命,这就去。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