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

刀剑乱舞同人 妖与刀

刀剑乱舞同人    妖与刀7
碎碎念:
本篇无cp,顶多有暧昧,刀刀之间亲情向。
婶不算真·坏人,对刀们来说。
婶背景很深,后期会放开了耍,现在还是先把本丸整顿好吧(:3_ヽ)_
刀们在婶眼里就是一群年龄没多大还成天瞎几把乱搞事的小兔崽子。。。。。
后期反转可能有
ooc遍地走,大纲有个大概,然而我的垃圾文笔说多了也是泪(இωஇ )
各位客官将就着看吧(:3_ヽ)_
以上






林芷陌诧异的挑起眉头,像那人的方向望过去,张狂的笑出声,而此举惹得那男子更为火大,提起刀就冲了过来。

林芷陌歪了歪头,在刀锋离她只有几寸之时,闪电般出手,抓住刀刃。可是那看似白皙柔软的手却连一点擦伤都没有,而她脸上,笑容却变得诡异起来。

察觉到情况不对,男子试图抽回自己的本体刀,可是,刀却丝毫未动。男子心中的怒火开始渐渐化为焦急,林芷陌看着他,呵呵一笑,然后摆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仿佛是自家晚辈又调皮捣蛋了一般,她看着男子的眼睛,说:“你们这是要干嘛啊。。。。嗯?天天到处搞事,还搞到我头上来,活腻了吗?”眼中凛冽的杀气与外表可爱温软的笑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竟是比战场上那些面目可憎的溯行军还要让人感到危险,然后下一秒,她就将手中的刀从男子手上抢走,收进自己的空间手镯。

被空间之力所扰,男子失去了和本体刀的联系,身体一下子变得虚弱,灵力根源被隔断,他身上的灵力正在一点点耗尽,很快,就会连人形都保持不住。

少女看着他苍白的脸色,不屑的伸出脚,向他的腹部猛然踹去!
“咳——”那看似纤弱的细瘦的腿,爆发出的力量竟是让他直接跪倒在地,捂住腹部,大口大口的咳着鲜血。那些鲜血粘稠滑腻,顺着男子不断抖动的嘴唇吧嗒吧嗒的落在枯黄的草地上,两种颜色强烈的对比如此刺目,而林芷陌却再次笑出了声。

她撑着身子站起来,一边笑着,一边抬起脚再次踩下去,只不过这次被袭击的对象,是男子被漆黑西装与残破护甲包裹的背。

咔啦一声,男子跪在地上,更多的鲜血从口中涌出,此时的他面色苍白如纸,与先前杀气冲天的凶悍模样判若两人,啊不对,两刀。

一期侍立在一旁,从一开始男子冲过来时,他就被林芷陌用灵力包裹着送到不远处,此时看着自己的昔日同僚这般凄惨,他不忍的别过头去,却在下一秒被林芷陌操控着灵力将他的脸强行掰了过来。

林芷陌慢条斯理的从口袋中摸出一根棒棒糖,拆开包装纸放到嘴里,而包装纸则在她手中变成了灰,慢慢悠悠的叼着棒棒糖拍干净手上的余灰,感受了一下嘴里蔓延开的果香与甜味,林芷陌感觉自己一路上被小崽子们算计的坏心情稍稍好上了一些,这才低下头,盯着男子正微微颤抖的身体开了口“我嗦,李蛮介样纸天天宽计,不累咩?”嘴中的糖有些阻碍她清晰的吐字,林芷陌干脆咬住棒棒糖,将其碎尸,然后把糖在口里咔嚓咔嚓嚼着,弯下腰,用可能还带着口水的糖棍戳着男子的头。

“我说,你们天天这样不累啊?真是的,我们之间的实力差距,你们难道还不明白吗?”嘴里的糖终于嚼碎咽了个干净,林芷陌很是不开心的哼唧,她像个小孩子耍赖撒娇一样不停的抱怨着,一边抱怨一边用糖棍戳他。

当然,这种可爱的场景如果能忽略掉她正在碾着男子的脚和男子愈发抖得厉害的身体,就更完美了。

一期被灵力控制着无法转过身也无法回过头,只能看着她对男子施以暴行,他徒劳的张张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所有话语像被堵在喉咙,连字音都吐不出。

林芷陌快速的瞟了一眼挣扎的一期,眸子里闪过一丝满意,看来很快她就可以过上安稳的生活了,到时候这些小崽子再怎么折腾,都与她无关了(。>∀<。)

小小的身影站在不远处的树上,高高的木屐完全不会影响他的动作,他灵活的穿梭在枝丫间,将自己的身形尽力隐蔽在已经枯萎的树干后面,不时偷偷探出头观察仓库那边的动静。

轻轻拨开有些影响视线的灰色刘海,有着同样是猩红眼眸的孩童谨慎的看着,那个好像是他们新一任审神者的女孩折磨着男子,同时让一期被迫看着这些行为。

啊呀啊呀,跟前几位大人一样呢,也不过是个愚蠢的自以为能够掌控我们的审神者殿下呢,今剑的眼睛微微眯起,看来可以告诉三日月了,是时候开始咱们的计划了。

这次一定可以成功的,仿佛想到了未来的美好情景,稚嫩的脸上出现了梦幻又痴迷的笑容。


垃圾的碎碎念:
啊啊啊啊啊啊三条家搞事预备
感觉果然还是要写暗线啊不然完全是懵逼的

黑化的今剑小天使真可爱哼唧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