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

刀剑乱舞同人 妖与刀

刀剑乱舞同人    妖与刀2
二       我可是很怕麻烦的哎
少女拍了拍狐之助,刹那间她身上所有的阴暗与杀气都消融在空气中,仿佛不曾存在过。而她的脸上,又绽开了那种无所谓的闲适的纯良的笑容。

狐之助犹豫了一会,还是抬起了头,那双豆豆眼无辜的看着少女,还带着一丝畏缩(够了你就是怂)。

啊啊啊啊啊啊好可爱天啊心都要融化了!
少女瞬间被萌到,当即把狐狸式神抱起来贴着脸使劲蹂躏。一边蹂躏还一边幸福的嘟囔:“啊时之政府真是太善解人意了还知道给我送只小狐狸解解闷啊好可爱好萌啊啊啊”

宛如一个痴汉( ̄ω ̄;)【与之前那个浑身萦绕杀气的修罗判若两人呢呵呵】

而天真的不谙世事的狐之助正心情复杂的被揉着。

天知道它有多想严肃的训斥面前的少女表闹了办正事去,一边想着啊少女身上香香软软的真的不要太舒服,而且少女还夸他可爱哎:-)

唔那就先算了吧少女这么天真这么年轻,被派到这里来也一定很无助吧,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安慰她一下好了,这么想着,狐之助就放任自己安(chen)慰(mi)少(mei)女(se)去了。

蹭了好一会,少女才依依不舍的放开狐之助,把它放在自己肩头,重新迈开步伐向历任审神者的居所走去。

少女的步伐细碎但是很快,不一会就看到了一幢两层高的附带一个小阁楼的传统日式住宅。

啊,这里的煞气和怨气要浓烈的多,她想,就算有结界拦着,我也看到了那些虎视眈眈歇斯底里的冤魂在朝我咆哮啊。前任的罪孽可真深重,到时候必然要去阿鼻地狱走一遭。罢了,就当做回善事,到时候为这些冤魂超度吧。

这么想着,她走进了楼内。
出乎她的意料嘛,本以为这里要么血迹斑斑直接就是第一犯罪现场,要么就是灰尘满天仿佛无人居住。但这里居然……
被打扫的这么干净。

不只是干净,而且井井有条。一楼明显是待客室一类的地方,桌柜全部明亮干净。墙壁,天花板,连榻榻米都像是新的一样。桌上被放了一束紫罗兰,虽然已经干掉,但很明显不是自然干枯,而是被人精心做成了干花,旁边还放了一面专供女性梳妆用的小镜子。

简直就像是一位小姐的闺房嘛。

少女又仔细看了看唯一有东西放在外面的桌面。突然发现镜子背面好像有什么刻痕。
她走上前,拿起那块镜子翻过来看了看,发现最下方有一行小小的日语

【流萤之夜   婉转莺啼】

字迹不是很精致但看得出来刻的人肯定下了功夫,看来前任是位有着雅致的大小姐啊,那她又怎么会和刀男们发生冲突以致最后死的那般凄惨呢?唔,先上二楼看看再说。
这么想着,她就顺手将镜子插在腰间,上了二楼。

结果一上来就是一个人影冲过来,径直向她劈去。

我擦老娘有句mmp不知当不当讲(メ`ロ´)/

虽然在内心吐槽了许多但还是轻巧的侧身,避开那道刀光,同时迅速伸手抓住那人衣领,向后一扯。
那人还未收回刀,正好被少女这么一扯,就向后仰倒下去,但他反应也是极快,狠狠抓住少女手臂,少女却是没料到他会如此之快的反击,登时就狠狠地扑在他身上,两人的重量使得地板发出极大的闷响。

“嗷!”虽然有下面的人做肉垫,但是还是有半个身子撞到了地板,少女毫不夸张(是的就是夸张)的大叫了一声,然后从肉垫身上爬了起来。

拍拍并不存在的灰,她低下头去看给自己一个开门红(并不)的人,却发现这是一位刀男,并且还没暗堕。

“哎哟这可奇了怪了,明明政府那边给的资料是全员暗堕啊?啧啧政府真是不靠谱啊~”一边感叹着,她一边顺手把似乎摔蒙了的刀男拉了起来,毫不客气的拍了拍他的脸“喂,醒醒,之前把我扯下去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傻。”

像是猛然惊醒一般,他抬眼望向那个肩上坐着已经被刚才的打斗吓到吐魂的狐之助和那个少女,讷讷的开口:“在下只是以为您和前一位一样……”

“喂你这话我就很不爽了啊,什么叫我跟他一样,老娘看着像那种屎一样的东西吗?”
少女的语气变得不耐起来,同时还飙了一下脏话,成功把她肩上的狐之助再次吓到。
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这位审神者小姐是位淑女呢( ̄ω ̄;)

【呵狐之助今天的你依旧活在梦里】

刀男察觉了面前这位似乎可以被称作新主的人,对他言行举止的不满,但他为了她,不得不硬着头皮提出要求,因为他冥冥之中感觉,只有眼前的人能有帮助他的能力。

“请您……救救夜莺,救救我的爱人,我可以为您做任何事,包括……包括上一任所喜欢的………也可以,我会不惜一切……为您做到,只求您能救救她。”

“呐,我说,你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了,豺狼虎豹吗混蛋,要不是老娘是来养老顺便会会旧友抱抱私仇的,以老娘当年的脾气,你早就被我撕了”居然把我想成那种龌蹉的家伙,真是气死了,少女这么想着。但听到他的话,还是决定帮帮他好了,毕竟,这么卑微的姿态,这么决绝的口气,让她想到了当年的自己。

嗯……那真是一段很遥远的过去啊,恍若隔世,但细细想来,又鲜活的仿若昨日发生的一般…………啊啊烦死了,先把眼前的问题处理了再来伤春悲秋吧。“所以,那个夜莺,究竟是个什么状态,我要怎么帮,或者,你有什么要求,我可是很怕麻烦的,要不是看在还算同病相怜的份上,我才懒得帮你。”

“是,在下愿为您做牛做马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停!别逼逼这些有用没用的,这样吧,为了接下来行动以及日后的相处,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吧,我们熟悉一下。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芷陌,这个名字可以看做假名也可以看做真名,具体怎么回事我之后跟你说,我的诚意都摆在这了,该说说你自己了吧。”少女摆了摆手,席地而坐,以一种极其不雅的方式面对着尚算陌生的刀男,对此狐之助只想说一句

幸好您今儿穿的是长裙加大衣,以及为什么我现在一点都不惊讶了( ‘-ωก̀ )

“……好,那么,在下名为压切长谷部,大人,请多指教。”男人藤紫的眼眸直视着少女,眼中的坚定渐渐取代了之前的悲伤与卑微。

哎呦我去终于赶完了(:3~_)
抱歉各位我生病了请假去看了门诊打了针就花了一天时间于是咸鱼了自己的文(虽然感觉自己文笔那么渣也没啥人看233)



哈哈哈自己的剧情推的真是慢啊(坚强的微笑.jpg)

但是少女绝对是个有故事的人,而且绝对不渣,只是在此之前她还是要给刀男们一点小教训的。
毕竟一群熊孩子天天自以为是的在你面前熊你这熊你那还以为你没发现什么的。。。。
换你你应该也会烦吧233333

另外hsb之后可能会成为帮助陌陌整自己同僚的得力助手(๑´∀`๑)
以上,我是一个咸鱼国服亚洲婶,对于这篇文,我只想说:

我的文笔纯属放飞自我,如有ooc求轻拍;
逻辑已死有事烧纸;
大纲同上;
我可能会让一些我没有的欧刀出场,此处的ooc我是真的没办法,毕竟我又不是欧皇对不(。í _ ì。)。
在此给所有点了我这篇脑洞一时爽更新火葬场的渣文的小红心小蓝手的小天使们一个么么。
不要嫌弃我嘛(๑•́ ₃ •̀๑)






评论

热度(6)